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

医美整形如何避免“手术一时爽,修复难上天”

时间:2022-01-11 10: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手术一时爽,修复难上天。一次因冲动进行的低价且不专业的(医美整形)手术,后面可能10年都在漫漫维权路上,并且可能要花几十倍、上百倍的钱去修复。”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石蕾曾在她的微博账号上直言不讳地这样说。石蕾坦言,她现在做的近一半的手术,都是为医美整形失败的患者进行修复。

在众多整形修复的患者里,李洋(化名)让石蕾印象最为深刻。“烂脸”对于李洋来说,是一种写实描述而不是夸张的修辞。石蕾第一次见到李洋时,她的额头连着半个头顶都已经没有了皮肤,红色的皮下组织直接裸露在外面,大约有一个巴掌大小。

李洋仅仅是注射了某种材料——一种微创操作。当李洋找到石蕾时,石蕾发现“超声核磁的分辨率都不足以定位她面部广泛分布的小剂量材料。”也就是说,李洋的脸上弥散着注射进去的材料,而材料是什么,李洋自己并不知道,医生更是无从知晓。

石蕾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相对于割双眼皮、隆鼻等传统整形项目,近几年发展非常迅速的是包括注射某种材料在内的非传统整形项目,比如水光针、肉毒素、玻尿酸、胶原蛋白等注射都属于这一类。此外,还有声、光、电类项目,比如超声刀、激光、热玛吉等。

注射类整形项目,因为属于微创操作,所以给大众造成了一种“不会有什么风险”的错觉,而事实并非如此。石蕾说,曾经风行一时的奥美定,学名聚丙烯酰胺水凝胶,一种无色透明类似果冻状的液态物质,“据说损害了几十万名中国女性的身体,而且真实的数据,可能比这个还要多。”

2006年,因疑似不良事件和患者投诉,奥美定被国家药监局叫停,当年《新京报》报道:“全国到目前注射奥美定的消费者有多少并无精确统计,北京协和医院整形外科主任乔群教授曾保守估计,至少有30万人”。

奥美定被称作人造脂肪,可以用来填充身体的多个部位,被不少女性用来隆胸。该材料注射进身体之后,会游走于身体各处,损害身体的神经系统和器官组织,有女性在用奥美定隆胸后乳房坏死,不得不将其切除。

除了注射类整形项目存在风险,其他整形手术也都有风险。2021年5月,杭州一名女子因做吸脂填充手术而不幸离世的消息一度引爆网络。

医美整形失败后的维权也较多见,2016年至2020年,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的医疗美容纠纷案,占同期医疗纠纷案件数比例从10.8%上升至27.0%。

不断曝光的负面消息并没能打击求美者的积极性。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布的年度报告预测,2022年中国整形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达到1769亿元。这个规模还是当年增速降低至22%的结果。

不开刀的医美也有很大风险,“修复难上天”

中国医美整形行业的迅速扩张背后存在着诸多问题,找石蕾做修复的患者在不断增多。李洋找到石蕾时,几乎是哭着求她做修复,因为“烂脸”严重,且精神状态不稳定,李洋已经被多位医生拒诊。石蕾用了近一年时间、4次手术才为李洋做好修复。

因为部分皮肤已经溃烂缺失,石蕾为李洋的头皮埋置了像气球一样的扩张器,把皮肤撑大,以补足缺失的部分。经过修复,“她至少可以比较正常地融入人群,走在路上,不会被看作一个怪物”。

在石蕾看来,李洋是幸运的,至少她融入了正常生活,而有一些患者因为注射不明材料甚至会失明、偏瘫,“所以说,不开刀的医美也一样有很大风险,不是到美容院做个脸那么简单,大家其实是把医美的风险看得太轻了。”石蕾说。

《白皮书》显示,目前医美市场上流通的针剂正品率仅为33.3%,即每3支针剂当中,就有两支是水货、假货等非法针剂。已经被国家明令禁止7年的奥美定,现在依然披着玻尿酸的外衣混迹于医美整形市场。

网友米米曾在网上分享过自己注射奥美定之后的惨痛经历。她在额头、卧蚕、山根、鼻梁、鼻头和下巴注射过奥美定。结果鼻头发生了皮肤破溃,米米又不得不去做奥美定取出手术,但是由于奥美定已经广泛渗入组织中,还把米米的一根血管彻底堵死,所以最后只能把一些“肉和组织一起挖出来,整个皮下就空掉了”。后来,米米又做了3次鼻部整形,包括在鼻头垫了一块自体肋骨,鼻头上依然有一处无法消除的凹痕。

如果把所有整形失败的人比喻成一座冰山,那么露在水面上可以被看见的一角,是因整形而去世以及被曝光的极端案例,而水面下的主体部分是众多像李洋、米米这样的人,整形虽然没有危及她们的生命,但她们同样是不规范、甚至是不合法整形操作的受害者。

被熟人给坑了

石蕾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她接诊的修复患者中,有很多是因为熟人介绍而去做医美整形,李洋就是这样的典型案例。李洋在医疗器械行业工作,经同事介绍买了某种材料后,就和同事在家相互注射,“根本不知道注射了什么,一些未知的材料会被商家用各种噱头包装,无法分辨它的真实成分。”石蕾说。

糕糕是医美整形行业的从业者,她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有很多专业水平比较差的整形机构,对外推广时会夸大整形后的效果,比如广告里很少有整形者的前后对比图,而是直接宣传整形后的“网红脸”。这些机构的从业人员为了赚取提成,不断介绍熟人来整形。

糕糕说,对于普通人,如果自己在医美整形方面需要从无到有做功课、查资料、选机构,比较费事费力,但是如果有熟人帮介绍,再加上机构看起来让人心动的宣传,很多人就经不住诱惑了。“如果需要你自己去做功课的话,还可能会看到整形失败的案例,然而如果只听熟人介绍的话,就只会看到成功的案例。”糕糕说。

北京朝阳区法院经办的医美整形案件的详细数据进一步说明,不少求美者在不正规、不合法的整形机构里成了待宰的羔羊。这些案件中,机构存在过错情形的占96.9%,操作不当的约占90.8%,涉及欺诈、虚假宣传的占72.1%,涉及医师或其他专业技术人员无相应资质的约占61.9%(同一案件可能主张多项过错情形)。

针对医美整形机构的夸大甚至是虚假广告行为,2021年6月,国家卫健委联合7个部门联合出台的《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以下简称《工作方案》)明确要求:“依法规范医疗美容服务信息和医疗广告行为,严厉打击虚假医疗美容类广告、信息以及不正当竞争行为”。

医美整形本质上是一种医疗行为

《工作方案》明确指出:“医疗美容活动涉及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必须依法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才能开展执业活动。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具备法定条件,不得开展医疗美容服务,不得违法采购、使用医疗美容类药品和医疗器械,不得发布医疗广告或变相发布广告。”

“医美整形本质上是一种医疗行为。”石蕾说。所有涉及老百姓生命健康的医疗行为都存在风险,为了把这个风险降到最低,医生会进行漫长的学习、训练,最后还要经过严格的考试筛选。

石蕾表示,合格的整形医生必须取得执业医师证明,考取下来平均需要5-8年的时间,其中要经过正规大学的系统学习和多年的实习,考取执业医师证明后还要经过至少两年以上的积累才能够独立操作医美整形项目。

2018年,中国数据研究中心和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医疗风险管控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指出,我国医美行业的合规执业者大约只有1.7万名,而非法执业者数量却超过15万名。这些非法执业者中不乏只经历几个月、甚至几周培训的美容师、美甲师、美发师等,他们穿上白大褂,摇身一变成为“整形医生”。

现实是,很多消费者并没有把医美整形看成一种医疗行为。石蕾说,有的人觉得和去饭店吃顿饭一样轻松。像李洋这种在家往自己脸上注射材料的人不在少数,不少网络博主在小红书、抖音等网络平台上分享自己在家打水光针的经历,并告诉网友,整个过程轻松、简单。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找石蕾做修复手术的患者,绝大部分都不是第一次做修复。糕糕说,一些不正规的医美整形机构承诺做了不满意可以重新做,然而第一次做不好的话,后面其实也很难做好。

对于想要进行医美整形的求美者,石蕾建议,要去正规的医院或者机构,找有相关资质的医生。此外,还需要认真做功课,不能仅凭一些宣传广告就做出选择,尽量避免“手术一时爽,修复难上天”的悲剧。

关闭此页 (责任编辑:华康)

健康新闻 | 今日新闻 | 医疗资讯 | 头条 | 健康百科 | 饮食营养 | 中医养生 | 预防保健 | 心理健康 | 生活常识 | 行业动态 | 健康焦点 | 健康评谈 |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建议仅供用户参考,不可代替专业医师诊断、不可代替医师处方,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相关责任。

Copyright © 2017 yisheng.12120.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 | 手机版